2011年11月4日的每日存档

2011年11月不良信念案件
即使作出了和解,也可能存在信念不佳,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如此;与不知名证人的讨论不当(费城联邦法院)

法院考虑了承运人提出的即席判决的动议,以处理被保险人因违反合同和恶意而提出的索赔。诉讼源于一场汽车事故,其中一名被保险人的儿子在路边行走时被一名身份不明的驾驶员撞死。事故发生时,死者与女友在一起。

2007年9月,被保险人向承运人提出了未投保的驾驶人索赔。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承运人对索赔进行了调查。首先,承运人要求死者的住所证明,死亡证明,管理文件,警察报告以及死者女友的证人证词。

被保险人于2008年中向承运人提供了此信息。在2009年,承运人被告知被保险人已更改律师。承运人随后与被保险人的前律师交谈,后者告诉承运人事故发生时,死者及其女友均未与被保险人的家庭住在一起。这些信息会影响被保险人的利益。

2009年6月,承运人出价75,000美元。几天后,被保险人提起诉讼。承运人以10万美元的价格做出了回应,并就被保险人的恶意索赔提出简易判决。

被保险人的诉讼涉嫌三项恶意,要求(1)承运人提供的保险金额不到被保险人最初40万美元索赔的25%,(2)承运人在新律师接任代理后与被保险人的前律师交谈,并且(3)承运人的律师是不诚实的,在死者的女友交存之前与她的女友交谈,因为她本来会在场的。

承运人首先辩称,恶意索赔要求其拒绝支付被保险人的索赔。但是,法院不同意这一点,指出恶意索赔并不要求承运人拒绝支付被保险人的索赔。法院援引了第三巡回法院的判例法,其中考虑了恶意索赔,而不论承运人拒绝支付索赔。法院认为,此案的确是基于承运人做出决定的合理依据,而不是支付或不支付被保险人的索赔。因此,法院裁定,陪审团无法断定承运人的行为是出于恶意。

首先,承运人知道死者去世前的收入有限,以及死者去世后不与家人同住的事实,这引发了有关承保范围的疑问。此外,有证据表明,死者在事故发生时可能已经过失。因此,法院裁定十万美元的报价并非出于恶意。

至于另外两项指控,当事方关于女友解散之前发生的事件的报道并不矛盾,法院认为这些陈述是真实的。对于第三方证人在没有她自己的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是否愿意与承运人的律师说话感到有些困惑。辩护律师告诉证人,如果愿意的话,她可以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与他交谈,这时她或被保险人都会不高兴,原告的律师也加入其中。证人与承运人的律师之间的对话似乎只不过是她是否想与律师交谈。法院裁定,这些行为并不构成不正当行为或恶意。

决定日期:2011年10月25日

Carcarey诉GEICO一般保险公司,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地区地方法院,第10-3155号,2011年美国区。 LEXIS 123679(美国法郎2011年10月25日)(J.McLaughlin)